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全球遊戲上線 第5章 我特麼和誰是一夥的?

茶樓外,上千騎士一人三馬,組成一道雁翎陣。

就像一隻展翅高飛的大雁,隨時都會對小鎮展開衝鋒,摧毀擋在他們面前的一切敵人。

而秦沐風所在的茶館,更是當其衝。

隊伍的最前方是一位陰柔深沉的宦官,身穿深紫色的蟒袍,披著大紅披風。

他叫康寧,淨軍左都督,負責為朝廷清理不聽話的江湖勢力。

近些年,中原江湖萬馬齊喑,很多幹不過淨軍,又不想臣服於朝廷鷹犬的江湖好手、綠林好漢,都紛紛逃離中原,來到了自由自在的塞外大漠。

現在連這座位於塞外,扼守茶馬古道的狂沙鎮,都被康寧列為打擊範圍,可見此人到底有多麼狂傲。

兩百端著連環弩的射手,滿臉殺氣的對準了茶館,似乎在等待一個絕殺的訊號。

“康都督,孤軍深入,這可是兵家之大忌!三千飛狐軍出塞,是何等的動靜,6某如今已經做足了準備,都督還是請回吧!”

輕笑聲傳來“我知道康都督還有兩隊人馬,不過自有狂沙盜和飛鷹堡的弟兄招呼,應該不會過來了。”

這句話彷彿就是一個訊號,數千人從狂沙鎮冒了出來,拿著的兵器五花八門,隔著2oo米的距離,和朝廷的騎士對恃。

2o架床弩架在牆垛上,瞄準了康寧和他身周的弩手,看得他額頭一黑。

“好!好!好!6星宇你真是好本事,連朝廷的守城弩,都能弄到手,果然是手眼通天。”

康寧怒極反笑,決定回去之後好好查一查,到底是哪個吃裡爬外的東西,敢賣出這等大殺器。

茶館三樓,一個極具魅力的中年男子,撫摸著自己的小鬍子,輕輕一笑道“手眼通天談不上!可塞外的茶馬交易,每年數千萬兩的流水,康都督不會認為,這錢都是我賺了吧?”

“6某不過是吃一點邊角的湯湯水水,真正賺錢的是誰,康都督心知肚明。你想吃這塊肥肉,小心燙到嘴。”

坐在茶館裡的秦沐風,聽著兩人嘰嘰歪歪,雖然聽不懂,但從語氣上就能感覺出來,茶館這邊的人,說話很有底氣的樣子。

“你說這場群毆,會不會根本打不起來?”秦沐風小聲問道。

輕輕的瞥了他一眼,柳霏霏沒好氣的說道“還沒睡醒呢?你以為這個遊戲,會讓你輕輕鬆鬆的完成副本任務,拿到任務獎勵?”

“咻!”

尖銳的哨音突然響起。

“嗤嗤嗤……”

康寧的胸口突然冒出一截帶血的刀尖,他難以置信,艱難的扭過頭,想知道誰在背後捅黑刀。

數十根床弩電射而來,把康寧周圍化做人間煉獄,許多弓弩手都被射成了葫蘆。

“殺!為康都督報仇!”

騎兵中傳來一聲怒吼,戰馬奔騰,展開了一場決死衝鋒。

“鏘鏘鏘……”

茶館之內,刀劍出鞘,在哨聲響起的那一刻,突然砍向了旁邊的茶客。

血液飆射,斷肢亂飛,很多茶客反應不及時,被當場斬殺或砍傷。

也有實力高明的茶客,不但擋住了突如其來的襲擊,還順手完成了反殺。

劍光一閃,柳霏霏銀劍出鞘,化做驚天長虹,挑飛了一根不知道從哪邊射來的柳葉鏢。

柳葉鏢上藍汪汪的,散著死死腥臭,顯然被人餵了劇毒。

一位長得像屠夫的壯漢,揮舞著手中的剔骨刀,格擋著一根短花槍。他突然脖子一疼,就見一根柳葉鏢刺中了對手的面門。

他的臉上剛浮現出一抹驚喜,就眼睛一黑,七竅流血,徹底失去了直覺。

秦沐風伸手一推,面前的桌子就撞向一位縱劍殺來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