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全球遊戲上線 第129章 人贈外號秦跑跑

“主人,【斬三生】秘術,估計你一時半會兒是修煉不成了。”

得到這門秘術之後,秦沐風第一時間就分享給優曇參悟,因為記錄資訊的文字,都是一種玄奧莫測的道文。

以他現在的道行,根本摸不到任何頭緒。

“我知道,你先預估一下,大概什麼時候,我才有資格修行這門秘術?”

斬掉過去、現在、未來這三生化身,可不僅僅是多了3個同等級的戰力那麼簡單。

它真正的意義在於,斬斷命運線、因果線和時間線的牽扯,達到初步的脫。

絕大部分神秘莫測的時間類攻擊、因果律攻擊或命運類秘術,都會對修煉成【斬三生】的人失效。

比如說,有人穿越時間,跑到秦沐風還未修行的時候,卻現世界上根本沒有這個人。

不是那個時間線上的秦沐風真的不存在,而是被特殊的力量遮蔽了。

即使真的找到了,面對的也不是弱小狀態的秦沐風。

或者有人想施展命運類秘術,讓秦沐風在未來倒黴,卻現根本無法完成鎖定。

現在化身也很牛B,可以固定住秦沐風當前的狀態。

只要敵人找不到秦沐風的現在之身,就算把他挫骨揚灰、形神俱滅,他只需要消耗一定的法力,就能瞬間恢復如初,從某種程度上堪稱是不死不滅。

“根據我的推斷,修成了過去之身,道行就等同於大羅金仙;修煉成了未來之身,道行就等同於混元準聖;修成了現在之身,道行就等同於混元聖人。”

優曇老老實實的回答道“過去之身,我還能摸到一點邊;未來之身和現在之身,我一樣沒有任何頭緒。”

聽了他的話,秦沐風久久無語。

一道美味放在自己的面前,能看到摸到,卻吃不到嘴裡,而且可以想象,很長一段時間內,秦沐風都只能這樣幹看著,好難過哦!

……

“轟!”

這一日,虛空破碎,一根銀梭降臨大流墟。

它長達萬丈,渾身銀光閃耀,霎那間分解成無數道流光,原地之留下一座金碧輝煌的神殿,裡面坐著17尊天道宗的真傳道子。

此寶乃是一件仙器,名為牽機破虛梭,核心就是眼前這座牽機殿,但真正厲害的卻是1o8億根破虛梭。

沒有聽錯,就是這麼恐怖的數量,它乃是一件戰略級的極品仙器,號稱此界第一搜尋法寶,沒有之一。

“張道林,你們天道宗太過分了吧?”

蕭紅櫻滿臉怒色,身後浮現出一株繁花滿枝的櫻花樹,恐怖的氣機不停的湧動著,彷彿隨時都會撕破臉,出手攻擊。

她的對面是一位駕馭著99柄仙劍的青年劍仙,渾身氣勢凌厲無比,語氣非常淡漠。

“過分?我們天道宗一直都這麼過分,你們太玄宗又不是第一天領教。”

“如果不服,你儘管出手,我全都接著。或許你也可以讓太玄宗的金仙出面,讓各位老祖評理,看看我們過不過分!”

做為那位林祖師的親傳弟子,師尊被打臉,張道林正想找個藉口,和蕭紅櫻做過一場,說話自然非常嗆人。

旁邊另有一位聖潔清冷的仙子,淡淡一笑“蕭道友,牽機破虛梭又沒有直接攻擊太玄宗的弟子,談何過分?”

“如果你們太玄宗,也有這類能由普通弟子掌控的仙器,儘管拿出來使用,我們天道宗並不會介意。”

這位表裡表氣的仙子,其實並非天道宗弟子,而是一位聲名赫赫的散修,被人稱作碧蓮仙子。

多少散修英豪,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甘願付出一切。

當時那些散修簡直吹得厲害,認為她是一朵聖潔的白蓮花,冰清玉潔,對任何男子都不假辭色。

舔狗真的一無所有,這朵野生的白蓮花,還是飛進了天道宗的荷花池。

恍然大悟的舔狗們才終於清醒,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她真的討厭淤泥,人家嚮往的是仙宮神闕。

高冷的另一個解釋,就是壓根看不上!

面對張道林這位金仙老祖的親傳弟子,立馬就琴瑟相合,賢良淑德,直接圍繞男人打轉。

就像現在,張口閉口就是“我們天道宗”。

氣得半死的蕭紅櫻,還真的無法從太玄宗找出一件,類似於牽機破虛梭的仙器。

它來自天外,被天道宗的某尊金仙撿到,功能非常奇特。

與其說是一件法寶,不如說是一座平臺,能揮出什麼層次的效果,完全取決於使用者。

是的,使用者決定的是這件仙器的層次,而不是範圍。

無論誰使用【牽機破虛梭】,都能借助1o8億根破虛梭,把自己的神識籠罩範圍,擴大到金仙老祖的1o倍半徑。

如果是金仙老祖使用,它的精度就和金仙老祖相當;如果1星修行者使用,精度就和1星修行者相當。

最神奇的是,藉助【牽機破虛梭】,使用者可以坐在牽機殿內,隔著無數億裡的距離,對敵人進行遠距離的火力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