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規則怪談,詭異?都是一家人 第195章 猛男白夜,辦公大樓

伊萬科夫自認自己也算是比較有耐心的人,可也被這些病人搞得快沒心態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仔細思考該如何與精神病人相處。

這時,他忽然聽到對面病床上的女人在輕聲呢喃。

“回家。”

伊萬科夫眼神一縮,側耳繼續傾聽。

但,卻聽不見了。

他看向對面床鋪的女人,只見她已經躺下來,蜷縮著身體瑟瑟抖。

伊萬科夫眉頭微皺,腦海中反覆琢磨著‘回家’二字。

或許,可以以此為突破點和他們交流?

打定主意後,伊萬科夫重拾信心目標鎖定了一個男病友。

同一時間。

其他病人選中者們,一些人走出了病房,一些人選擇和伊萬科夫一樣與病友溝通,剩餘小部分人則繼續苟著不動。

利昂走出了病房,動作熟練地砍死了一個黑大褂醫生。

廁所隔間,一具還未涼透的屍體頭朝蹲坑跪趴著。

昨天搶來的醫生服被他丟了,這也是他再次行動的原因。

說來奇怪,昨天他弄死了一個醫生,但回來後卻沒有生任何事情,那具廁所裡的屍體也消失了。

利昂左思右想,沒有找到原因便也沒有管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怕啥?

幹就完了。

反正這些醫生沒一個好東西,一天干掉一個,說不定後面會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另一邊。

宇宙國的樸爾也離開了精神科大樓。

今天早上,伊恩給了他一沓詭異幣,為的是方便他探索醫院。

樸爾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開始在醫院各個大樓之間穿梭。

……

白夜所在怪談副本,外科大樓四樓o3號辦公室內,聚集了一眾醫生/護士/病人。

時間倒回一分鐘之前。

白夜敲響了張醫生的辦公室門,門開出一條縫隙,一個地中海男人探出了腦袋。

他打量著白夜,眼神閃爍了幾下。

“白醫生?”

白夜微微一笑,身體往裡面擠了擠,卻不想一個用力過猛門倒了,張醫生倒飛了出去。

此時此刻,張醫生還鑲嵌在牆上,牆面上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大坑。

白夜一臉錯愕,眼中帶著不敢置信。

碰瓷?

對,一定是碰瓷!

周圍圍了一群的人,初入副本時見到的考核官也來了,他面色不善地走到白夜的面前。

“白醫生,你們是這是在搞什麼飛機?,嚴重破壞醫院的設施。”

說話間,他不斷地對白夜使眼色。

意思很明顯拿錢來。

白夜從錯愕中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考核官想要狡辯兩句。

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唉~

破財消災吧,現在他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思考問題。

白夜毫不猶豫拿出一沓厚厚的詭異幣,啪的一下甩在考核官伸出的手掌上。

考核官的臉笑成了一朵花,看白夜的眼神都變了,他開始主動驅散人群,把圍在辦公室周圍的人統統趕走,沒有一個人作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