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規則怪談,詭異?都是一家人 第207章 病友邀請,逃跑計劃

暗夜降臨。

白夜像往常一樣趴在窗戶邊,欣賞怪談世界的獨特月色。

深邃的藍,神秘的藍,令人嚮往的藍……

搞錯了。

嚮往個毛,這可是代表著不祥的月亮。

白夜感覺腦瓜子嗡嗡的,突然有一段資訊一下子湧了他的腦海中。

不祥,月亮。

月亮。

白夜忽地抬頭仰望天空中的月亮,用心去感受它,他彷彿感受到了未知存在的窺視,同時心裡升起了的濃濃的不適與厭惡。

頭好疼,他感覺有什麼塵封已久的記憶快要甦醒了。

白夜第二次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他狠狠皺眉,努力回想,卻始終缺了什麼重要的資訊一樣無法將一切串聯起來。

或許,等回去了他該問問叔叔了……

哪怕冒著捱打的風險,也得問個究竟。

另一邊。

其他選中者們躺在床上,卻沒有像往常一樣早早入睡。

醫生們是睡不著,病人們則在等待深夜的病友開會。

經過一天的努力,大部分病人身份的選中者們都已經取得了病友們的認可。

白天的精神病人是半清醒半迷糊的,如果用心找對話題很容易與他們打成一片,只要表達你同樣想回家的意願即可。

夜,漸漸深了。

白夜趴在床邊想事情想得睡著了,最後還是大黃狗咬著他的褲腿將他拖到了床上。

狗子很無奈。

唉,我那不省心的小主人啊……

(大主人已經另有其人)

白夜的直播間氣氛很是輕鬆活躍,許多人都表示羨慕他的睡眠質量。

其他醫生身份的選中者們也已經入睡,辦公桌有點硬,但只要習慣了也不是不能接受,人要是困到極致站著都能睡著。

同一時間。

病人身份選中者們的直播間裡,出現了很統一的畫面。

他們的病友們同時從床上坐起,不約而同地來到了其中一個病床前。

這一次,伊萬科夫也沒睡。

他靜靜聽著房內窸窸窣窣的動靜,影子蹲在床邊時刻戒備。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緩緩朝伊萬科夫所在的床位走來。

他並沒有看到影子,徑直來到伊萬科夫的床前。

影子已經繞到了他的身後,舉起了黑棍子。

只要他敢對它的主人不利,影子會用棍子教他做詭異。

但……

影子多慮了。

那道身影只是拉了拉被子的一角,低聲叫醒伊萬科夫。

“大叔,起來了。”

某大叔“……”

裝睡的伊萬科夫有一瞬間的大腦短路,大叔是叫他嗎?

說起來他才三十多歲正是黃金年齡,但喊他的道聲音聽著年齡確實挺小,大叔就大叔吧。

伊萬科夫裝作剛被吵醒的模樣,裝模作樣地揉了揉眼睛。

“誰啊?”

“你不是想回家嗎,要跟我們一起嗎?”

少年的聲音傳入伊萬科夫的耳中,他緩緩悠悠地坐了起來,藉著月光,病房的情形勉強可以看清,最中間的床鋪周圍圍了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