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韓娛之允諾一生 第一章 允兒

深夜。

一輛摩托在大道上疾馳。度驚人,不斷車。

黑色頭盔中能夠看清是一個少年,少年眼神冰冷。他腰間揣著一根棒球棒。

風馳電掣,兩旁風景迅後退彷彿被撕裂看不清風景。如同撕成碎片的風景一如秦明的心,撕裂得瘡痍滿目,裂縫中充斥的是沉悶抑鬱黑暗。

到韓國半年,時間沒能讓秦明撫平心境。反而因為陌生的環境,陌生的言語,陌生的人際而變得更加陰暗。中國人的身份,在韓國並沒有多受待見,加之他初來乍到時沉悶不言的性格讓他受到孤立。

他融不進集體,老師同學當他是異類。他也沒有想過改變,家庭的變故程瀟的離別,令初到此地的他意氣消沉。對此他亦無所謂,那又如何?他的想法開始變得極端。

他變得越的不合群,越的和一切產生距離。他不再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翹課,打架,喝酒,他變成了一個常人眼中的不良。

來韓國一切的一切變得更加糟糕,沒有任何一點好的跡象。程瀟害怕秦明的未來黑暗,如今看來確實如此。不良,他已然開始。

唯一算是不錯的訊息唯有秦明對於韓語學得不錯,不過也僅此而已。

龍頭左拐前剎剎死,後輪甩尾,一個原地漂移。秦明翻身下車,腰間的棒球棒駕在肩上。

金沙公園,到了。

“李賢宇人呢?”秦明皺眉。

他來這裡因為約架,和學校裡一個比較囂張的學生起了衝突,那人揚言要帶人打他。秦明怡然不懼,一人赴約。

“呵,竟然還真敢來。”從陰影內顯出人影,暗淡的燈光下依然能夠看到眾多的人數。

秦明神色不變,雖然看到眼前足有七八人之多他亦毫不畏懼。因為他會一點武術。

秦明是早產兒,從小體弱,所以在小時候開始他就學習截拳道以及一些武術,強身健體。雖然學了截拳道也不可能一個打幾十個這麼誇張,他的初衷只是為了身體好,不過應付幾個同齡高中生還是沒什麼太大問題。但,眼前的人數確實有些多。

“為什麼不敢?”秦明撇嘴,“垃圾一群我還怕你?”

說是這麼說,秦明還是謹慎地審視對面,這些人若沒帶武器,應付幾個就差不多了,如果全都帶了武器他只能跑路。

“死到臨頭嘴巴還這麼臭,早點跪地求饒我興許還能下手輕點,小子,你這是不要命啊。”一人領頭冷笑出聲,帶著七人走出來。

方才是在陰影處,走出來後秦明暗自放心,只有領頭的李賢宇拿著一根棒球棒,其他人都是空手。

“一挑一都沒膽子跟我來,叫一群人不是垃圾是什麼?”秦明滿臉嘲諷。

李賢宇冷笑“你就嘴硬吧,到時候有你哭的,給我上!”

李賢宇一聲令下,七人全衝了過來。

……

“允兒奴那,金助理,謝謝你們送我到這。”金鐘仁下車對裡面的允兒和開車的助理鞠躬。

車窗拉下,是一張精緻嬌顏,嬌憨可人的模樣讓人憐愛。

“沒事,剛好順路。”允兒笑了笑。

“不礙事。”金助理也是笑著點頭。其實,他能載金鐘仁的原因可不止如此。他是s.m公司職員,內部訊息不少。下一個男子組合很快就出道,金鐘仁是公司準備捧的物件。這樣的人結點善果有好處。

“啊……”

突然,交疊的慘叫聲傳入三人耳裡。

“怎麼回事?”允兒視線到處掃。

“好像是那,有人打起來。”金鐘仁手指旁邊的金沙公園。

允兒聽到金鐘仁的話朝那邊看去,已經有好些人倒在地上。

“好像後面的人在追前面的人。”允兒流盼輕眨。

李賢宇神色已經沒有了鎮定,他沒想到秦明打起架跟瘋子一樣這麼恐怖。雖然秦明鼻青臉腫可地上已經倒下去六人,只剩下他和旁邊一個小胖子。

秦明手拿棒球棒,冷笑著目光轉向李賢宇二人。這樣的戰績讓他全身是傷,哪有那麼簡單就能一挑多,因為他手上有武器,他也有些身手,加上他不要命的方式才能如此。

李賢宇背後寒毛聳立,咔啷一聲扔掉棒球棒瘋狂逃竄。眼前有車燈,他想也不想就朝那裡狂奔。

秦明一腳踹開小胖子猛追李賢宇。

身後追趕的腳步聲令李賢宇腳步軟,腳一軟差點摔倒,畏懼身後的恐怖之人都不敢停住起身,半爬半跑跌跌撞撞摔到前方的車前。

“救命,救我。”李賢宇都快哭出來。

“怎麼了?”允兒問道。

“我們趕緊走。”金助理皺眉,雖然不知道情況具體怎麼樣,不過趕緊走就對了。車裡的可是允兒,出了問題他差不多可以走人了。

“他要打我。”李賢宇失色,“你們只要幫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很多錢。我爸爸很有錢的。”

允兒失笑“幫你沒問題,錢就不需要了。”

“允兒!我們該走了!”金助理聲調提高,無緣無故幫什麼幫,免得惹禍上身。

允兒不理金助理“不過,他幹嘛要打你。”

“允兒!”金助理著急,允兒怎麼就不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