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韓娛之允諾一生 第七章 追心

“你讓我來韓國就來韓國,讓我回去就回去?憑什麼?”秦明冷笑。

出乎秦國峰預料之外,秦明竟然直接拒絕。在秦國峰看來秦明很討厭自己,讓他回中國,他一定會同意。來時秦明就千百般不願,自己態度極其強硬才讓他跟著自己來了韓國。現在讓他回去應該是滿心歡喜才對。

可是,情況完全不同。

“這裡不安全,你惹了不該惹的人。這個人即使是我,也很難處理!”秦國峰的聲音變重。

“關我什麼事?”

“什麼叫關你什麼事,就是你惹出來的事情還和你沒關係?”

“無所謂,惹了就惹了,他要做什麼隨他來。有能耐打死我!”秦明吃軟不吃硬,硬骨頭一個。

“你!”秦國峰大怒,“你這個蠢貨,讓你回國就回國。半年前你不是吵著要回國,現在讓你回你還不回。”

“是,那是半年前。現在我不回了,怎麼著?”秦明聲調也提高。

“好好好,讓你自生自滅去,老子懶得管你!”秦國峰大喝一聲掛了電話,父子兩人一個脾性。

秦明冷著臉,情緒翻滾心跳劇烈。眼眸中盡是不甘!

沒錯,秦明很想回中國,可是,他討厭秦國峰指手畫腳的安排。叛逆期的他決不妥協,你讓我回我偏不回。他討厭自己的生活是在別人的要求控制下進行,要回中國也是我自願回去,不是你的命令!

即使是明白情況的危急,自己惹上了不該惹的人,可還是討厭秦國峰的安排。

扭頭看,其他四位不良少年正盯著他看。秦明深吸口氣,拿起床上的外套,朝外走出去。他要出去,出去冷靜一下。

樓梯剛下一半就讓人攔住,是節目組的vj。

“你要去哪?”

秦明冷著臉“拍攝已經結束,讓開。”

vj沒動“來這個節目不是來玩的,我們確實有心幫助你們,我希望你能聽我的,按照我們的規定來。這會兒按照規定深夜不能出門。”

秦明握緊拳頭指節咔咔作響“我說,讓開!”

咬著牙的聲音僵硬得滲人,vj身體一縮,秦明目光像是要殺人一般,可節目組提了要求,他不能退。

“你聽不見嗎?”秦明聲音更冷。

Vj深深皺眉。

“讓他出去。”樸pd的聲音在秦明身後傳來。

“啊?”vj一愣,點頭讓開,“嗯。”

秦明深深看了眼樸pd下樓。

“我不會耽誤明天的拍攝。”

秦明走後vj苦笑“pd,你這……”

“有時候,堵不如疏啊……”樸pd搖頭嘆息。

……

深夜,爾依舊燈火通明。

摩托車在道路上疾馳,風吹亂秦明的頭。油門不斷加大,度越來越快,風馳電掣之下秦明壓抑的心情才有所緩解。

秦明騎車駛過漢江大橋,車無數。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只是純粹想要洩。可細想,他想要洩什麼都不清楚。是父親嚴厲的語氣?是父親對他的掌控?是他想要掙脫卻又不願掙脫而陷入的迷茫?還是說,認為被父親拋棄,舉目無親世界只有自己孤獨一人的無力感?

青春的迷茫有很多,不知名的迷茫也不知為何。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無言離愁上心頭。那也正是青春的顏色吧,回之時也不知是誰莞爾一笑,滄桑而又純真。

允兒和泰妍剛剛又趕完一個通告,兩人正坐著保姆車準備回去,突然一輛摩托出現在窗外。

“啊?”泰妍驚呼。

“怎麼了?”允兒揉揉眼睛,她有點累了。

“是秦明啊!”摩托車和保姆車車幾乎同步,泰妍看見了車窗外的秦明。

允兒一個激靈忙扭頭隔著車窗往外看,真的是秦明。

“不是規定了不能出來嗎?他怎麼出來了?違反規定?”允兒微愕。

前頭開車的助理道“只是一個節目而已,鏡頭一關還不是一個樣。”

“怎麼會?樸pd很有誠意的,他是在認真做這檔節目。”泰妍插嘴道。看過很多隻為了收視率的pd,這一位也不例外,不過這一位不同在對那些不良上很負責任,能看得出來。

“你們說,他為什麼半夜出來?”允兒倏地問了一句。她心裡在想,那天晚上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難道他又要去打人?

“不知道。”泰妍搖頭,今天只是第一次見秦明,根本不瞭解他。

過了漢江大橋,秦明往東而去。

“跟上。”允兒盯著已經過他們的秦明。

“啊?”助理錯愕,“已經這會兒了,還不回宿舍?”

“跟上。”允兒重複一遍,“快點。”

助理是新人,在公司地位自然不比如日中天的少女時代,如果是經紀人的話還能反駁,他只是一般的小職員差遠了。助理和經紀人還是有所區別,經紀人管著少女時代,助理只是做協助工作,幫忙開車之類的。除了必須的任務之外他都是聽少女時代的。

助理有些為難,畢竟都已經深夜,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他罪過就大了。無奈助理只能將目光投向泰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