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溜达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赌女狂帝 春秋小领主 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溜达网 > 爷是病娇得宠着 > 326:徐纺成功解救,乔温终得圆满(二更

326:徐纺成功解救,乔温终得圆满(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co,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

    七层,楼梯口。

    苏婵抬头往上看:“出来吧。”

    一只脚从上面阶梯迈下来,穿着马丁靴、黑色的铅笔裤,脚踝纤细。

    “011?”

    苏婵语气很迟疑。

    对方却是很肯定的口吻:“014。”

    011与014都是六号染色体异常,被分在了一个组里,011是实验效果最显著的一个,被区别对待,014的抗药性很强,被隔离处理。

    苏婵走上前:“小治爷在等。”

    周徐纺下了台阶,穿着一身黑,戴了口罩与眼镜,头上的帽子上锈了一个字母Z:“我在等。”

    调虎离山?

    苏婵立马回头,她的速度很快,几乎肉眼难辨。

    可周徐纺更快,几秒的功夫就到了她前面。她手握成拳,攻击周徐纺的下腹,周徐纺瞬间左移,拳头就砸在了墙上。

    咚的一声,地面都似乎震颤了几下,墙面裂开了,几块石灰掉下去。

    周徐纺目测了一下上面凹陷的深度:“臂力比我小。”

    如果是她,十成力道的话,可以打穿墙面。

    苏婵二话不说,直接出脚,横踢过去,周徐纺随即后移,转瞬绕到了她背后:“速度也比我慢。”

    虽比她慢,但相较于普通人,至少翻了二十倍。

    说完,周徐纺一瞬移到了苏婵的前面,抬起脚从鞋里摸出一把匕首来,苏婵也趁机攻击她后背,出掌速度很快。

    周徐纺下腰躲过,抓住了她的手,匕首擦着她的皮肤迅速划过去。

    她手腕立马见血了。

    周徐纺借着楼梯里的灯看她的伤口,并不深,却还在流血:“自愈速度,”她精准地判断,“跟常人无异。”

    苏婵的特异能力,与她相同又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

    “说得都对。”苏婵说完突然朝前猛扑过去,同时从手臂的绑带里拿出注射器,左手按住周徐纺的肩,右手把针头扎下去。

    周徐纺迅速后退,躲开了针头,一脚踹在她腹部,并抓住她握着注射器的手,用力一扯,把人摁在地上,抢过注射器就往她身上刺。

    苏婵闷声痛叫,反应很快,反手就抓住了周徐纺的手腕,滚了半圈,打挺而起,随即后退了几步,伸手摸到背后的注射器,直接拔了。

    她那双带着异域风情的眼睛阴沉了。

    “力量和速度是都不及,”她把注射器扔在地上,“不过青霉素对我没用。”

    周徐纺眉头皱了。

    不是不良品吗?怎么被改良了?

    镇定。

    周徐纺吸一口气:“打不过我。”她很正经地提问,“投降吗?”

    苏婵嗤笑了一声,立马出击。

    柏杨路423号。

    这一带偏僻,夜深人静,唯有路边的杨柳摇晃着路灯下的影子。

    忽然,有人惊呼一声:“在这里!”

    乔南楚立马冲进去。

    有人拉住了他:“楚少,不能过去。”

    拉住他的人五十出头,姓魏,以前是乔家老爷子的部下,现在在特种军区。

    工地外面有一百多号人,都穿着便服,是一个特种大队的人马。

    乔南楚言简意赅:“放开。”

    老魏没放:“人质身上绑了定时炸弹。”这小子可是乔老爷子的心头肉,要是出了事,那就不得了。

    他红着眼,额头有汗:“给我放开!”

    这时,一辆黑色越野靠边停下,车门打开,乔泓宙从车上下来,就看了一眼,不问情况,不由分说:“把他给我绑了。”

    乔南楚甩开老魏的手,不像平时一副懒散随意的样子,他神色紧绷:“爷爷,我女朋友在里面。”

    乔泓宙哪管得了别人:“又不会拆弹,进去有什么用。”

    “万一——”

    “没有万一。”根本不留商量的余地,乔泓宙给老魏使眼色,示意快点绑人,他疾言厉色,不容置喙,“有万一就更不能进去。”

    老魏叫了几个弟兄过来,把乔南楚围住了。

    他朝后面的工地看了一眼,随后跪下:“爷爷,求您了。”前头一句,硬着态度求,后面一句,软着声音说,“她年纪小,我不进去,她会怕。”

    乔泓宙听着很不是滋味儿,他这个孙子骨头硬,别说下跪,从小到大就没求过人,如今为了个小姑娘,骨气也不要了,性命也不顾了。

    哪能真让他进去赌命。

    乔泓宙下令:“绑起来。”

    他刚说话,跪着的人站起来了,手摸到口袋,拔了枪,转身就指在了老魏的脑袋上:“都给我让开!”

    警察的枪,哪是用来指自己人的!

    乔泓宙怒喝:“混账,给我把枪放下!”

    他充耳不闻,眼睛通红,大喊:“让开!”

    老魏纹丝不动,听老爷子指示,他身后的几个弟兄也一动不动。

    “让开!”

    嗒的一声。

    子弹已经上膛了。

    一直在车里坐着的乔慎行终于下车了:“让他进去。”

    老爷子回头怒瞪:“谁都不准让!”

    这爷孙俩,一个比一个脾气犟。

    乔慎行倒是冷静很多,也看得透,对老魏挥了挥手,示意他退:“要是那姑娘出了事,他估计也活不成,随他吧。”

    老魏看了老爷子一眼,退了。

    “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乔泓宙气得面红耳赤,他血气上涌,指着孙子劈头盖脸地骂,“我乔家怎么就养出这种浑人,以后出去别说是我乔泓宙的孙子!”

    骂完,扭头就走。

    乔南楚二话不说,进去了。

    乔泓宙脚步一顿,咬咬牙,还是折回去了,等人彻底进了前面的毛坯楼,他叹了口气,腆着老脸去求人:“老魏,拜托了,这可是我亲孙子。”

    老魏郑重点头:“放心吧。”然后对着麦说了一句,“拆弹组准备。”

    拆弹组一共进去了八个人。

    于见舟是当中经验最丰富的,和同事刚讨论完方案,就听见脚步声了,回头一看:“楚少,怎么进来了!”

    温白杨原本安安静静地坐着,除了额头有汗,并不怎么慌乱,可见了他,一下子就怕了,她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摇头

    他走过去,用手背擦了擦她头上的汗:“别赶我,我不会走。”

    她眼睛一眨,眼泪就滚下了。

    炸弹的感应器就夹在她手指上,计时早就自动启动了,只要拿下感应器,立马就会爆炸,拆弹组的人只能一条线一条线地拆,还好这个工地是空的,四周无人。

    开始有八个人,后来六个、四个、两个……

    最后,只有于见舟留下,只剩最后两根线了,他头上大汗淋漓:“楚少,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再厉害的拆弹专家也不敢保证绝对会万无一失。

    乔南楚把怀里发抖的女孩子抱紧了一些:“不要慌,根据的判断来。”

    于见舟点头:“我要开始了,您出去吧。”

    他说:“不用管我。”

    他从进来的那一刻,就没打算出去。

    温白杨手上绑了感应器和计时器,她比不了手语,看着他哭得越来越凶,她用力摇头,用手肘推他,想让他走。

    “别哭了。”他说,“等满了二十周岁,我们就去领证。”

    她哭着点了头,却还是不肯让他留下,使了力拼命去推他,他干脆把她箍进怀里,不让动了。

    于见舟把缠在弹药上的那根蓝线拉出来,拿起特殊材质的剪刀——

    “等等。”乔南楚喊停,看了一眼计时器上的时间,“再等两分钟。”

    周徐纺的电话,也该来了。

    十二点整,手机铃声准时响了,乔南楚接了电话。

    “是我。”是周徐纺,“我在外面,进不去。”

    乔南楚说:“别进来。”

    没有必要再加一个人跟着冒险。

    周徐纺态度很坚定,不慌不忙:“让我进去,我带了个帮手过来。”

    乔南楚只知道她和江织也有动作,planA和planB同时进行,但时间紧迫,他并不知道那边具体的计划,思考了很久:“把电话给我爷爷。”

    乔泓宙接了,语气很冲:“又干什么!”

    “让她进来。”

    “确定?”

    “确定。”他相信周徐纺,她不是随意冒险的人,事关人命,没有把握她绝不会莽撞。

    乔泓宙挂了电话,对老魏说:“让她进去。”

    守在安区域带的几个兄弟让开路,周徐纺扛着苏婵进去了,到了里面,她把人丢在地上:“让她来剪。”

    说完,她把苏婵嘴里塞的手套拿下来。

    苏婵手脚都被特殊材料的钢丝捆着,她挣脱了两下,完挣不断,脸都白了:“我不知道剪哪一条。”

    还装蒜。

    江织让人查了,这个定时炸弹就是她一手操办的。

    周徐纺面不改色:“不知道就在这等死。”

    苏婵怒喊:“周徐纺!”

    周徐纺一把摁住她的头,把她压在定时器的那两根线上:“不想死,就好好剪。”

    事关温白杨的命,周徐纺要的是万无一失,她拿刀,割断了苏婵手上的钢丝,塞了剪刀过去。

    她说:“给我剪。”

    错了,就一起死。

    苏婵握着剪刀伸向那条蓝色的线,手虽然发抖,但没有片刻犹豫。周徐纺看了看于见舟,他点了点头,她才没有制止。

    一剪刀下去。

    叮——

    炸弹解除!

    几乎同时,周徐纺一个手刀,把苏婵劈晕了。

    ------题外话------

    **

    求票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存书签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