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溜达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赌女狂帝 春秋小领主 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溜达网 >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 第1215章 说到心坎上去了

第1215章 说到心坎上去了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作者:夏七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215章 说到心坎上去了

    君修泽在听了那王府下人的话后,拱手道了声谢,便带着人转身离去。

    “家主,咱们真要去侯府吗?”等得走到车驾前,随行的张管事才小声问。

    张管事想了想又道:“其实大齐名医无数,既然夫人眼下病情已经稳定,家主不如重金寻医,总能找着一个能替夫人诊治的,又何必来此受气?”

    早在他们动身来王府之前,便已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出。

    过去几个月里,君家与那位摄政王妃一直在奇秀坊暗中较量,几次逼得秦记退让,如今这些人又怎会轻易答应出手帮忙?

    “若是其他大夫有办法,姝儿又何至于受了那么久的罪?”君修泽叹了口气,盯着紫宸街上往来巡逻的人看了须臾,终是抬步登车,“去承恩侯府吧。”

    那晚墨冥辰他离府去奇秀坊之际,派人将端木姝劫走,还以此胁迫他不准插手凤羽公主之事。

    他原也没想到墨冥辰是个守信之人,居然真在他们擒获了凤羽公主之后,还把端木姝又给送回了府上。

    这摄政王不仅把人给他送回来了,还告诉他端木姝所患之症,并非忧思郁结所至,而是一早被人下了毒。

    那日与墨冥辰一起来送人的,还有烨火教的姜教主,墨冥辰的岳母。

    那下毒之事,便是这位擅长医道的教主告诉他的。

    姜教主还出于好心,在他们扣留端木姝的时候,给端木姝下针用药,替她稳住了病症。

    只是这份好心也就止步于此,病症是稳住了,可也没说真正的解法。

    这几日他又寻了不少大夫来替端木姝问诊,却也没人能断出个所以然来,他思前想后,只能再往摄政王府求人。

    虽说端木家败落,端木姝对君家已无用处,可终归是他的发妻,这些年也为他做了不少事,便是念着这份夫妻情分,他也该为她来求一次,只是如此一来,倒要便宜君修远了!

    君修泽到侯府求见时,刚从朝上回来没多久的君侯爷正在与暗中来府做客的百里臻密谋盐铺之事。

    两人听得外面的人禀报,具是一愣。

    “侯爷那日不该与在下一起见京中商户,现在好了,露了行迹被君修泽发现了吧?”百里臻狠狠瞪了君修远一眼,“在下可是有言在先,若是百里家拿不回盛州的盐铺,们从悲悯城采购的食盐别说拿到云州盐铺去买了,恐怕连虎牢关都入不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百里公子有何必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就算没有盛州的盐铺,我们开了悲悯城与大齐的盐运,百里公子也可从中牟利,”君修远心里暗骂了一声,脸上却尽量堆笑,“再说了,我等尚在布局还未动手,他君修泽难道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君修远说罢,起身理了理衣衫,出门快步往前厅去了。

    这几日朝堂上分外热闹,他忙得连林婉都顾不上了,正盼着能早点平息诸事,让他分身往云州提亲呢,谁成想这一波未平,君修泽又突然找上门来,这日子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了?!

    君修远虽心中满怀怨恨,面上却是装得波澜不起,着人引了君修泽到前厅,也没说几句客套话,只等他先开口。

    君修泽进来的时候,也没让自己的人跟着,这会儿独自坐在厅中,沉眉盯着正襟端坐的君修远看了须臾,便开门见山地讲明来意。

    君修远听他说明来意,顿时喜上心头,甚至都不做掩饰了,眉梢一挑:“君家主这是有求于本侯?”

    “只要侯爷能替本家主请动姜教主问诊,有什么条件尽管说便是。”君修泽虽早有心理准备,可见他这模样,还是忍不住垮下了脸,他沉声说罢,顿了一顿,又添了一句,“侯爷是在君家长大的,也该是知道端木姝在本家主心里的分量,等同的条件本家主尽可应下,可若是侯爷想趁火打劫,还是早死了那份心吧。”

    君修远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本侯没想到,君家主此来还挺有诚意的嘛。”

    如果君修泽不加后面这一句,他还要怀疑此人是另有目的。

    现下君修泽既然这般说了,应是真想求他们救端木姝了。

    “端木夫人往日对本侯也多有照顾,若是姜教主能治好端木夫人,本侯自当为她去求上一求的,”君修远伸手端了桌上的茶盏,缓缓喝了一口,才又道,“本侯也不为难君家主,想求医不难,只需得把君修铭交给本侯便可。”

    他倒也不是真感念端木姝善待的恩情,这女人自嫁进君家后,明面上对他的确挺好的,可背地里没少跟君修泽一起给他使绊子,她的那些手段,与君家老夫人,他从前的那位“嫡母”相比,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只是比起端木姝,他现在更想收拾的是君修铭!

    逍遥王与端木家一倒,端木姝对君家来说已如废子,君修泽能拉下面子来替她求医已是不宜,他若是想借此动君修泽手下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拿她换君修铭倒是有可能。

    毕竟自他被逐出君家后,这两兄弟就不似从前那般同气连枝一致对外了,君修泽现下只怕也想收拾君修铭,只是碍于君老爷还在,不敢真动手做什么。

    “君侯爷这是想让本家主用舍弟来换夫人的性命?”君修泽脸色微沉,心下却是狂喜。

    君修铭这几个月来,在他面前是一日胜一日地嚣张,他三番五次打压,却因着上头还有老爷子盯着,也不敢彻底将人压死。

    先前好不容易借着燕来镇之事,把君修铭关进了祠堂反省。

    谁成想这才没多久,那疼儿子的老爷子就又趁着年节把人给放出来,任他继续招摇惹事。

    他最近正愁没机会收拾君修铭呢,君修远这话是真说到他心坎上去了!

    “本侯也没想把那位弟弟怎么样,只是想瞧瞧他在本侯离开君家的这半年多里,过得好不好而已,”君修远瞥了君修泽一眼,悠悠道,“只要君家主把盛州归到二公子名下铺子的账册借给本侯瞧上一瞧,本侯自当往姜教主面前诚心求请,说动她替尊夫人诊治。”

    凭着姜老太爷与姜教主对他的喜爱,这事应该不难。

    他憋了大半年的怒意,今次必当要君修铭也好好尝尝他当初失去一切的痛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存书签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