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娇华 溜达网 娇华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co,最快更新娇华最新章节!

    当时所见,那字画下面有阴影不同,他便直接撕了下来。

    等往后面,他除却用双目去判断阴影,心里还有莫名笃定和熟悉之感。

    很快证明,这种笃定和熟悉是正确的,他每一次撕下来的字画,背后皆有暗格。

    之前未曾去细琢磨这种感觉,现在望到石柱,望到丹炉里的花,那种熟悉感越来越强烈。

    是在书里,是有这个序列,并且,是施盈盈的书。

    自小到大,母亲一直都视施盈盈为眼中钉,在沈冽眼中,母亲成日几乎没有其他事可干,生活里不是沈双城,便是施盈盈。

    一次因巫蛊之事,母亲令身边的管事和仆妇们去往施盈盈的香雪苑大闹,近乎于“抄家”,其中夺来许多施盈盈的书,想要当作证据。

    争夺时,香雪苑的人泼了大把水淋在书上,欲毁去书上墨字,所以将书夺来后,母亲让人在集解居里铺晒,满满一地。

    他经过时曾翻过,书上注解千奇百怪,各类阵术闻所未闻,以及有几页纸上,直接画了一具被剖开的人体脏腑图,皆令年幼的他深觉不适。

    他翻了数本,一本话本传奇经论的都没有,便走了。

    但所看过的那些文字和注解,像是挥之不去,一直缠着他,让他连着三日都在做噩梦。

    那藏泥塑头颅的序列,便在其中一页纸上。

    “圣人不朽,苍为无度,万物无业,并作以时衰。”

    “言亡身,盖末之星,子守列张,茫昧于太微之南。”

    在这两句话后边,便是一个星序图,两两相对,明星闪耀处,便是如今他所寻到的泥塑头颅所藏暗格处。

    而在这张纸的下一页,有这样一句话:“甚古大祸,力牧于今,乃入轮回,往生复往生。”

    以及这张纸的又下一页,有四个字:枯骨生花。

    沈冽抬头,朝石柱望去。

    巨大的石柱,雕纹繁复,其内若真有活人被填入,那么这枯骨生花指的便绝对不是大丹炉里被人后期洒入进去的小花。

    “知彦?”沈谙说道。

    “施盈盈,”沈冽沉声说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沈冽从不在沈谙面前提及父母长辈的事情,这一次主动提及“施盈盈”三字,沈谙一时竟未能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生母的名字。

    沈谙拢眉,说道:“无缘无故,为何提她?”

    “这里之物,包括们之前所休憩的石室,我在她的那些书里见过相关一二。”

    “她的书?”沈谙说道,“何时所见?”

    “戴豫同我说,宁嫔是表妹林又青的亲姐姐,是表姐,原名施又青,”沈冽回头望着沈谙,“对吗?”

    沈谙俊容沉下,淡淡道:“是。”

    “施家是什么来历?”

    “当真想知道?”

    “是,知道多少?”

    柔姑抬头看向沈谙,觉察得出,沈谙已经心生不快了。

    说来,她跟随沈谙身边这么久,从未听沈谙提及过生母,隐约从旁人口中听闻过,很是不堪。

    但这些旁人的嘴,谁爱信便谁信,流言这类东西,最当不得真。

    “知道不了多少,”沈谙说道,“既然她令戴豫同说这些,便定也同说过,她及又青和我姨母,皆不喜欢我母亲。”

    “嗯。”

    “所以,母亲心高气傲,便也不与她们往来了,在我跟前几乎不提及那边的事,用她的话说,当她们死了。”

    说到这,沈谙神色浮起讥讽,抬手抚着石柱,望着石柱上的镇魂符咒,说道:“知彦,其实我们两个人的生母,都是可怜的疯子。”

    沈冽看着他的手背,枯槁萧索,皱如老树,沈冽收回视线,转身往另一边走去,说道:“我把那些炉盖都打开。”停顿一下,又道,“柱子下的那个,让的人不要碰。”

    夏昭衣在石阶最上方坐下,看着偌大石室里的人,她的目光最终停回到大柱子上。

    来之前,想过这里会阴森诡谲,但一步步走来,这里的大而旷,超出了她的想象。

    并且她有一个非常强烈的预感,目前沈谙他们所探索走来的,不过才是这地方的零星一角。

    这时,她耳廓微动,隐隐听到一些动静。

    夏昭衣一凛,目光变厉,几乎同时,一阵风声疾来,就在要攻击到她时,女童的身影不见了。

    同时空中一道清脆的金属声,自然界里最阴狠的攻击者猛觉不安,下一瞬,偷袭者被偷袭,一柄闪亮的匕首飞来,将它的脑袋钉在了地上。

    攻击者扑腾着自己弯长扭曲的身子,剧烈抖动,渐渐死亡。

    夏昭衣抽出匕首,转眸见到大步奔来,已站在石阶下的少年。

    少年奔来太快,面色有些苍白,没有说话,微喘着气看着她。

    “这条蛇,太瘦了。”夏昭衣说道。

    沈冽望向地上的毒蛇,说道:“过山风。”重新抬眸望着女童,“没事吧?”

    “没,”夏昭衣一笑,拿出手帕将匕首上的血擦净,说道,“这蛇可是大补,问问沈谙,要不要吃一顿?”

    “不必了,”沈冽又看一眼毒蛇,担忧说道,“阿梨,莫不如先回去吧,还病着。”

    “来都来了,看会儿热闹再走,别担心我,”夏昭衣收起匕首,想了想,又道,“不过不觉得奇怪吗?此处鼠群庞大,为何这条蛇瘦瘦巴巴呢。会不会它可能是被人关起来,更或者是饲养的,说有没有可能,这个人现在在暗中看着我们?”

    “说这里,有人居住?”

    “猜的,”夏昭衣说道,回身看向身后石门,“据说这里数百年没有人下来,可是我方才上来的石阶,那灯油分明近些时日被人新增过。以及那个大丹炉,不也是被人碰过吗?”

    沈冽想到了之前的机关,俊容肃沉下来。

    “那些机关,”夏昭衣与他想的一样,说道,“现在唯一不能心安的便是机关,要不这样,我去周围看看,沿路给我留个记号,我半个时辰后回来。”

    “我同一起。”沈冽当即说道。

    “那,谁给我留记号?”

    两人顿了下,抬头朝沈谙看去。

百度搜索 娇华 溜达网 娇华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娇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糖水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水菠萝并收藏娇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