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高武27世纪 溜达网 高武27世纪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儿子,回吧,所有事情都结束了!”

    雪阳消失之后,柳一舟立刻站在苏越身旁,生怕再出现生意外。

    到了这时候,神州武者也没有继续留着的意义。

    如果和新兰国的合同部恢复,到时候那些驻外武者还得重新回来,但这里暂时已经无法做开展任何工作,就当放个探亲假期。

    是时候回国了。

    “嗯,还真累啊。”

    苏越点点头。

    话音刚刚落下,苏越眼睛一黑,就直接昏迷过去。

    史无前例的疲惫,犹如一个庞大的黑洞,直接就吞噬了苏越所有意识。

    昏迷前的一秒,苏越下意识看了眼气血值:5900。

    距离6000卡,不多不少,还差整整100卡气血。

    收获颇丰啊。

    苏越心里感慨了一声,就心满意足的失去了所有意识。

    倒在干爹怀里,苏越也没有一点点的担心,只有安感。

    历经连番厮杀,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只要松懈下来,他必然会昏迷。

    毕竟,一次又一次的打破精神力极限,没有那么简单。

    唰!

    袁龙瀚一个闪烁,到了苏越面前。

    随后,他手指搭在苏越手腕上,开始用绝巅气血探查苏越的情况。

    “没有太大的危险,昏迷的原因是极度疲惫。

    “而且这小子的胸骨部粉碎,回神州得赶紧手术,这应该是轮回夜刃的代价。

    “好小子,胸骨都碎了,还能没事人一样战斗,我都不如你。”

    探查清楚之后,袁龙瀚感慨着。

    萧亿恒他们也一脸赞同的点点头,抛开天赋,苏越这小子不管是胆量,还是勇气,也都是一等一的风采。

    能有苏越,是神州的大幸。

    柳一舟擦拭了一下苏越额头的污垢,心里一阵发酸。

    这一次浩劫,如果不是苏越三翻四次的救场,可能自己的命都会交代在这里。

    不管是谁,都不得不承认,这一战,苏越是首功。

    当之无愧的首功。

    “袁龙瀚阁下,如果苏越阁下需要手术,我新兰国可以安排虽好的外科大夫,这一点您可以放心。”

    白汤姆走出来。

    虽然绿虫皇的尸骸被神州拿走,虽然这次新兰国损失惨重。

    但他同样不得不承认。

    如果没有苏越,新兰国的科研力量,可能会发生一次断层,那是毁灭性的打击。

    苏越掩护神兵人员撤离,固然仅仅是为了神州,但他确实是侧面吸引了2000个虫头族的火力。

    最后绝地反杀瓦盖伦,也纯粹是苏越一个人的功劳。

    万一瓦盖伦得逞,新兰国整体实力都会受损,最终的结果是灭顶之灾。

    所以,白汤姆必须得出来客套一下。

    当然,白汤姆也没指望苏越会留在新兰国手术,理论上神州的医疗技术要领先球。

    查理王看着远处绿虫皇庞大的尸骸,心里还是特别不舍。

    那可是一座金灿灿的金山啊。

    特别是绿虫皇体内还有一颗虫源核,那更是妙用无穷。

    没办法。

    现在没有人敢招惹袁龙瀚,就连美坚国都不敢。

    “谢谢,好意心领,但我神州的救护车已经抵达,我们就此告辞。

    “诸位承诺的合同,希望两个小时内可以恢复,否则神州这次不会客气。”

    袁龙瀚点点头,算是谢过了白汤姆的好意。

    随后,他又扫视了一圈。

    这也是最后的一次警告。

    “袁龙瀚阁下,这名少年夺来一些虚斑,现在却不知所踪,您难道不好奇吗?”

    随后,美坚国绝巅阴阳怪气的提醒了一句。

    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家伙的语气比最酸的柠檬还要酸十倍。

    查理王和白汤姆也满脸羡慕。

    那可是虚斑啊。

    货真价实的虚斑,对绝巅来说都是宝物。

    可苏越才一个五品,竟然就拿到一块。

    谁还能保持平静。

    要说神州武者的运气也是旺的出奇,竟然还会有阳向族来送礼。

    “这种事情用不着你们操心,诸位,有缘再见。”

    救护车赶到。

    袁龙瀚他们上车,萧亿恒大修一甩,数不清的气血锁链从他掌心里飞扬出来。

    哗啦啦!

    哗啦啦!

    几个眨眼时间,绿虫皇的尸体被死死捆住。

    嗡!

    萧亿恒脚踏尸骸,就这样虚空朝着神州方向飞去。

    远远看去,萧亿恒犹如踩着一艘巨大的绿色舟舰,气势山河,气息磅礴巍峨,由于绝巅的气息太过于恐怖,天空中的乌云都在不断翻滚,似乎连天地都在给萧亿恒让路。

    绿虫皇的尸骸只能由绝巅运输,萧亿恒正合适。

    袁龙瀚在救护车上要照看苏越,苏越不允许有一点点闪失。

    救护车驶离城门。

    萧亿恒的身躯也消失在天际。

    新兰国广场,留着数不清的武者在面面相觑。

    同时,新兰国还有个巨大的烂摊子等着处理。

    “尊敬的白汤姆阁下,美坚国还有事情,我先告辞。”

    美坚国绝巅点点头,二话没说就离开了新兰国。

    47份合约的事情,美坚国已经没办阻止神州,他得回去继续商量事情。

    伯克利他们也只能留在新兰国,他们也没有离开的必要。

    “唉,这可真是一场灾难,我很心痛。”

    白汤姆叹了口气。

    他又看了眼瓦盖伦的尸体,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可能,这就是浪漫的代价吧。

    新兰国的救护车也在进进出出。

    新兰斜塔坍塌。

    到处是断裂在地上的电缆,到处是乱喷着水柱的破裂管道,广场的电力设备早已经切断。

    一眼望去,之前恢弘壮观的广场,已经成了一片残垣断壁,看上去真的和经历了浩劫一样,比地震过都要可怕。

    只要是新兰国的人,就不可能不心痛。

    其他国家的武者们也在疯狂讨论着今天这一战。

    除了萧亿恒和袁龙瀚两个绝巅的威势滂湃外,苏越这个还没有真正崛起的新星,才更加令人震撼。

    在很多人眼里,苏越的光辉甚至已经超越了袁龙瀚。

    袁龙瀚毕竟是绝巅,他展现出再强的实力,都理所应当,人们都可以接受并且认同。

    但苏越不同。

    他所做的事情,甚至已经远远超越了六品,甚至能达到七品的强度。

    确实,难以置信。

    或许,他就是奇迹之子。

    ……

    “元帅,说起来,苏越抢来的虚斑,到底去哪了?不会丢了吧。”

    回归的路上,班荣臣在救护车里问道。

    他知道洞世圣书的厉害,毕竟那是碧辉洞留下的东西。

    班荣臣怀疑,苏越可能是抢到了虚斑箭,但随后又被洞世圣书收走了。

    这完有可能。

    所以班荣臣想让袁龙瀚再确认一下。

    “我觉得苏越应该是放在了虚弥空间里,但我也不能确认。

    “等他醒来再说吧,但愿别丢了。”

    袁龙瀚摇摇头。

    他也是纯粹的猜测,涉及到虚弥空间,他也没办法随便探查。

    但苏越毕竟是五品,无法掌控虚斑箭,如果丢失,其实也是最正常的情况。

    可一旦真的丢失,确实是一种损失。

    “但愿吧,这小子运气好,我觉得他丢不了。”

    柳一舟用气血滋润着苏越的身体。

    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柳一舟还是想让苏越的经脉更加活跃。

    等开刀手术的时候,苏越会愈合的很快。

    “这次是真的大意了,如果不是苏越,我恐怕会成为史上死得最冤的九品。”

    众人放松下来之后,柳一舟又感慨了一声。

    说起来,这一战还真的有些后怕。

    “因祸得福,咱们还解决了47份合约的大问题,有时候运气还真是奇妙。”

    班荣臣苦笑了一声。

    大起大落,又刺激,也吓人。

    “苏越这小子是福将,这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奖赏他。”

    柳一舟又说道。

    “奖赏他已经没意义了,这小子不缺钱,不缺丹药,更不缺武器。

    “我和萧亿恒商量一下,赏赐他爸吧。”

    袁龙瀚沉思了一会,脑海里想到了绿虫皇。

    “我?

    “不用赏赐我,没必要的。”

    柳一舟楞了一下,随后很认真的摇摇头。

    “老柳,要脸吗?

    “你入戏有点深啊,苏越他爸是苏青封,你凑什么热闹。”

    姚晨卿白了柳一舟一眼。

    班荣臣也苦着脸尬笑一声。

    柳一舟可能入戏确实太深。

    “这次我和萧亿恒商量吧,绿虫皇体内的虫源核是宝物,或许苏青封真的用的到。

    “而且许白雁逆改血脉,得萧亿恒帮忙,这次苏越立功这么大,萧亿恒不答应也得答应。”

    袁龙瀚平静着脸说道。

    闻言,姚晨卿猛地抬头,他眼神都在疯狂闪烁。

    逆改血脉之后,许白雁就会彻底成为一个人族。

    之前条件不足,但现在有了绝巅尸体,萧亿恒或者真的愿意去试试。

    “多谢元帅。”

    柳一舟深吸一口气,连忙说道。

    “别高兴的太早,成功率不足1%,到时候看苏青封的决定吧。

    “这是一场赌博,许白雁都可能会死。

    “之前萧亿恒一直不同意,他也是怕害了许白雁。”

    袁龙瀚摇摇头。

    雷世族这个后裔,真的不敢随便胡闹。

    但神州得到了完整的绝巅尸体,或许还可以勉强尝试一下。

    “谢谢元帅。”

    姚晨卿没有多说话,他只是沉重的感谢。

    如果能把许白雁换回来,姚晨卿可以牺牲自己的命。

    ……

    西都市医院。

    一行人回国已经三天。

    终于,苏越幽幽醒来,随后,胸口淡淡的痛感,让苏越瞬间清醒过来。

    他第一时间抬头看了眼时钟。

    深夜2点。

    而且看日历,自己应该是昏迷了三天三天两夜。

    “胸骨已经恢复如初,也不知道累倒几个医生。”

    拔了手臂上的营养液,苏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噼里啪啦。

    可能是许久没有运动的原因,苏越体内的骨骼爆发出了很密集的脆响,简直和鞭炮一样。

    ……

    可用酬勤值:310000

    1:爱的供养(下次使用,消耗5酬勤值)

    2:人鬼有别

    3:猥琐隐身

    4:耳聋眼瞎

    5:你有毒

    气血值:5910卡。

    ……

    打开系统一看,苏越自己都被微微震撼了一下。

    他清楚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气血值是5900。

    看来在回归的路上,又强制增幅了不少。

    苏越探查了一下体内。

    还好,压缩在体内的血珊瑚气血,还储藏着很少的一部分。

    虽然剩余的药效已经不多,但突破最后90卡气血不难。

    危险往往伴随着突破的契机。

    这一战苏越屡次打破极限,好几次陷入必死危机之中。

    所以,苏越的收获堪称是巨大。

    而系统里的酬勤值,才更加让苏越意外。

    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爆发,他的酬勤值,第一次增幅到31万。

    苏越还有点激动。

    咚咚!

    病房外有敲门声。

    “请进。”

    苏越话落,一群医疗人员走进来。

    能看得出来,苏越苏醒之后,这群医生激动的很。

    要知道,现在的苏越,可以说是神州最重要的病人,监控仪器每分每秒都有人在守着。

    刚才苏越苏醒,整个监控室都爆发出了欢呼。

    众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苏越同学,您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特别是胸骨,如果有什么不合适,一定要早点说出来,我们还可以重新手术。”

    医院院长连忙问道。

    “放心吧,恢复的很好,感谢大家,辛苦了。”

    苏越点点头。

    这群医疗人员是真的辛苦。

    轮回夜刃这个战法很残暴,自己的胸骨估计碎成了渣渣。

    能重新拼凑起来都是奇迹,应该比拼乐高难几百倍吧。

    “那就好,那就好。

    “您今天切记在医院在休息一夜,如果明天早晨各项指标正常,您就可以出院。

    “对了,床头那些明星片,是您同学留下的东西。

    “早点休息吧,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们就不打扰了。”

    院长指了指床头柜说道。

    “嗯,辛苦大家,大家赶紧都休息吧。”

    不管是院长,还是其他医护人员,各个都是双眼通红,很明显都是在忙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苏越心里还有点歉意。

    院长一群人离开。

    他们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

    而苏越拿起明信片。

    白小龙:兄弟,好好养伤,等着哥从湿境归来,到时候,我一定是宗师,允许你膜拜我。

    孟羊:弟弟,哥要去修炼了,马上武大毕业,等着哥突破六品,你有跪舔的资格。

    杨乐之:小舅子,我要和白小龙他们去修炼,这次不等你苏醒了,我怕被你超越,很丢脸。

    靳国堑:虽然没什么话,但明信片不要钱,我还是助你早日康复。

    冯佳佳:和牧橙分手吧,我偷电瓶车养你。

    牧橙:臭宝,早点康复,不可以给冯佳佳发短信,也不能理那个叫弓菱的。

    苏越捏着一张张明信片,肚子里也是感慨万千。

    这都是一群什么损友。

    明信片能吃吗?

    你们给我留点水果也能解解渴啊。

    白小龙和孟羊就算了,他俩一贯特别抠门,而且贱的发馊。

    你靳国堑抠就算了,有必要说出来吗?

    还有杨乐之。

    连你这个姐夫都抛弃我。

    “可能都着急去湿境修炼了吧。”

    苏越放下明信片,他也真心希望伙伴们都能早早突破到六品。

    算算时间,距离武大毕业季,还剩下十几天。

    白小龙当初挂在武道网首页的励志贴,根本就没有沉下去。

    武大毕业不破宗师,挥刀自宫。

    白小龙可能是真的怕了。

    还有冯佳佳。

    你偷电瓶车养我?

    你去哪偷那么多电瓶车。

    看着牧橙的明信片,苏越感觉到了滚滚杀意……不对,是滚滚爱意。

    同时,他又想起了弓菱。

    说起来,似乎很久都没有见到弓菱王路峰他们了,也不知道这群人修炼的进度咱们样。

    嗡!

    苏越抬起手掌,心念一动。

    随后,虚斑箭就浮现在苏越掌心上空。

    可惜,苏越却面临着一个难题。

    虚斑箭是抢来了。

    可根本就不能用啊。

    这虚斑箭就像是定格在空中一样,苏越只能保持着托举的姿势。

    他根本就没办法去操控虚斑箭。

    哪怕就是想移动分毫,苏越都根本做不到。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苏越可以把虚斑箭存放在虚弥空间里。

    但只要拿出来,虚斑箭就像是一根扎根在虚空的钢管一样,苏越可以绕着钢管跳舞。

    但休想移动钢管一点点。

    “那个应劫圣子之所以从天空袭击我,是不是也是因为没办法催动虚斑箭?”

    苏越喃喃自语。

    他回忆起之前和应劫圣子对战的情况,也想到了一些细节。

    应劫圣子悬浮在空中,似乎是要用下坠的惯性来伤害自己。

    苏越又研究了一会。

    快天亮了。

    苏越终于认命,他承认,自己还不如应劫圣子。

    对方起码可以让虚斑箭下坠,可苏越连下坠都做不到。

    这么一点点,杵在这,能干什么?

    明明袁龙瀚可以当大砍刀用啊。

    苏越对袁龙瀚斩杀绿虫皇那一刀记忆犹新。

    他想模仿,可有心无力。

    ……

    湿境!

    咔嚓,咔嚓,咔嚓!

    笼子里雪阳极度狼狈。

    他双眼通红,甚至还散发着幽幽红光,一阵热汗悬浮在体表,甚至形成了一个蒸汽团。

    雪阳指甲死死扣在栏杆里,一口又一口的撕咬着笼子,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一点点理智。

    该死!

    那头白猪妖为什么越来越好看。

    好像让它给自己生孩子……怎么办。

    怎么办!

    谁来救救我。

百度搜索 高武27世纪 溜达网 高武27世纪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高武27世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草鱼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鱼L并收藏高武27世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