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峨眉派偶像 溜达网 峨眉派偶像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楚瑞清和陈思佳顺利下场,周围的练习生竟再次献上热烈掌声。这可是前面选手没有过的待遇,颇有种无冕之王的意思。两人坐回98和99号,从最初查无此人的状态,变得颇引人注意,搞得100号的小姑娘也挺激动。

    首期等级测评的录制时间极长,直至凌晨才部结束。所有人测评完毕,路霖向练习生们公开主题曲,并宣布新任务:“三天后,我们将根据视频测评结果,确定大家的最终等级!”

    《偶像新秀》主题曲名为《钻石花》,曲风阳光元气、充满力量,又带着女生特有的俏皮活泼。虽然音乐可爱欢快,但舞蹈动作难度不减,致使场上的练习生们哀鸿遍野。

    陈思佳向来舞蹈苦手,感到阵阵头大:“三天啊……”初梦少女团以前学一支舞蹈,可以磨磨蹭蹭一个月,她不太确定是否能在规定时间内扒完舞步。

    其他练习生同样面露难色,等级测评是准备良久的结果,但仓促现学新舞,难保级别不会下降。大屏幕上播放着视频,周围有人已经开始悄悄模仿,好像想抓紧时间记住。

    陈思佳偷偷道:“我们一会儿放下东西,先去找练习室记动作吧?”虽然她此时身心俱疲,但《钻石花》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楚瑞清平静道:“我已经记住了。”

    陈思佳:“???”

    陈思佳突然想起楚瑞清刚入团时,她对《joker》过目不忘,课上直接代替宗初曼的事迹。她不由咂舌道:“你是人吗?还是有写轮眼!?”

    楚瑞清对动作的记忆力极强,毕竟他们向师父学剑时,一般只能看一遍。大家都是有根骨的人,要是翻来覆去地学不会,基本也不可能踏入峨眉派大门。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阚和诚心捣乱不学,这就需要直接上竹简。

    众人结束录制,便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入住宿舍。因为楚瑞清已经记住舞蹈,陈思佳骤然轻松不少,两人约定明天早起练习,今晚先去找找练习室的位置。

    b班宿舍是八人间,墙角放置着摄影机,它正转动着镜头,像是在晃脑袋。陈思佳笑道:“它好像在跟我们打招呼哦。”

    两人来得较早,楚瑞清环顾一圈,挑选最为偏僻的位置。陈思佳看她又故态重萌,提醒道:“孩子,注意你的镜头量……”

    陈思佳:没见过如此不爱营业的偶像,简直毫无争夺镜头的意识。

    “我不习惯被人盯着睡。”楚瑞清不想靠近镜头,这会导致她晚上格外警醒,她取出装有小蜈蚣的木盒,眨眨眼道,“而且你又说要把它藏好……”

    陈思佳当即变脸,尖声道:“快把它收起来!!”

    楚瑞清:“哦……”

    陈思佳挑选楚瑞清的上铺,两人将行李放好,又换上b班统一的橘色练习服,便出门寻找练习室的位置。宿舍楼走廊里人来人往,皆是忙碌入住的练习生,她们竟在楼梯口意外碰到上楼的辛媛。

    辛媛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艰难地往上挪步。她抬头看到两人,不好意思地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楚瑞清和陈思佳没想到她会记人,她们礼貌地回礼,便继续往下走。

    三人目前在练习生中知名度都很高,众目睽睽下碰面,却莫名有点尴尬。毕竟在外人看来,她们似乎该有点利益上的小冲突?辛媛看到两人衣服上的b,更有种抬不起头的羞愧,不敢正面直视。

    楚瑞清和陈思佳侧身下楼,辛媛略显慌张地让了让,她手心一滑,死沉的大箱子竟直接蹿下去,一下滑落几节台阶。楚瑞清听到声响,她微微侧头,干脆利落地单手抵住降落物,面无表情地将其提正。

    “对不起,我没拿稳!”辛媛心知箱子有多重,赶忙出声道歉,唯恐误会更深。

    “没事。”楚瑞清索性转身,握住箱子的手柄,需要辛媛双手拖着的笨重行李箱,被她轻松地单手提起。她沉默地提着箱子,直接登上a班所在的楼层,将其放在辛媛脚边。

    a班比b班还高一层,楚瑞清和陈思佳本来是下楼,却又专程折回来。辛媛脸红得发烫,不好意思道:“谢谢……”

    楚瑞清不言,她已经返身下楼,只余背影。陈思佳倒是怕辛媛误会,替室友客气地回道:“没事,你也早点休息吧!”

    陈思佳追上楚瑞清,不由感慨道:“我怎么觉得你在撩妹?”

    楚瑞清:“?”

    陈思佳心道,虽然楚瑞清也帮她拿过行李,但总觉得没有刚才那种古怪氛围,看上去特别像偶像剧情节??

    陈思佳打量室友一番,解释道:“可能是这身衣服,让我感觉橘里橘气。”因为b班的服装是橙子橘,所以产生奇怪暗示吧。

    楚瑞清不知陈思佳在说什么,山下人嘴上总是花里胡哨,让她满头雾水。

    《偶像新秀》第二期播出后,《joker》舞台视频被奉为经典,楚瑞清和陈思佳也真正在节目上拥有名字。因为楚瑞清在八卦论坛上的表情包小火一把,节目组还故意搞事,专门剪出她整期节目的神态集锦,真得是面无表情。

    首期节目播出时,很多弹幕批评楚瑞清太张狂,对别人的表演毫无反应。但第二期两人精彩的舞台呈现出来,当即啪啪打脸,许多人扭头便为2b组合打抱不平,认为应该是双a!

    ——我必须替楚瑞清辩解两句:你连个a都不给,还有脸让我笑?老娘笑得出来吗?

    ——你面无表情的样子很美,努力营业的态度也像极了爱情。

    ——楚瑞清面对导师,像是看到甲方的我,有种为生活低头的辛酸_(:3)∠)_

    ——楚瑞清:小老弟,你这种评级,我很难帮你办事啊。

    ——节目组炸了!这种水平不给a,公开眼瞎捧亲女儿??

    ——为什么大家要叫2b组合?好难听哦,明明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xy是保送选手?多大脸让那么多妹子陪跑??

    ——看完有点烦路霖,面对不公结果,谁会想听你们解释啊?

    ——哈哈哈哈你们好认真?为啥我觉得楚很佛?这不就是社畜态度:都行,可以,没关系。

    ——都先别骂xy,继续往下看,我折回来有点真香!

    初梦二人组和新娱辛媛的舞台表演被节目组有心剪辑,专门做成强戏剧性矛盾,致使辛媛在网上恶评如潮。她确实名不副实,但如今会招来一面倒狂黑,也令人没想到。

    网友是翻脸极快的无情群体,他们前一刻可以指责楚瑞清太狂,下一刻也能为她打抱不平,将辛媛踩到谷底。暴躁汹涌的情绪在网上肆无忌惮地爆发,转化成刻薄的文字,轻松地刺向镜头下的每个人。

    节目组要的就是爆点,当然他们也不敢太过分,以免惹来新娱传媒不满。剪辑专门放出楚瑞清帮辛媛提箱子的小片段,在结尾时刻强行挽尊,淡化前一百多分钟的对立感。

    楚瑞清沉默寡言、气质沉静,她无声地出手帮助,又转身下楼。辛媛慌慌张张、手足无措,又羞又愧地出言道谢,还目送其离去。两组镜头莫名被剪出偶像剧氛围,简直就差一个韩剧bg?

    旁边的陈思佳简直替网友们精准吐槽,弹幕上都刷满“橘里橘气”、“真香”、“甜”,偶尔夹杂着“不可以,2b才是真爱”等其他cp粉言论。

    ——我没想到有天会靠选秀综艺看偶像剧,冷峻沉默侠客x傻白甜富千金

    ——woc楚好攻啊?没饭过女爱豆,但突然感觉我可以??

    ——我明天也要梳马尾露额头,吸引新晋爱豆注意力。

    ——人狠话不多,默默付出型,脸好能力强,背景很神秘,满级男主号无误??

    ——陈思佳: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陈思佳可能有预言家潜质,她当初随口说楚瑞清圈女粉,居然莫名其妙地应验。

    京西别墅内,空荡荡的屋子里毫无人气,显得静悄悄的。佣人们小心地挪动脚步,生怕闹出任何动静,又惹得二少爷暴躁大怒。二少爷最近脾气很差,常为一点小事厉声训斥,变得更加阴阳怪气。

    屋内,李天剑心情格外烦躁,他派人追查大师的下落,恨不得将“楚瑞清”的谐音查遍,却找不到相关人。那天,师父也没写下自己的名字,他甚至不知她姓“楚”,还是“储”,寻人宛如大海捞针。

    二少爷望着书桌上的《蜀山剑侠传》,心中难免怅然。他亲眼目睹御剑飞天的能力,又搜索峨眉派的资料,发现楚瑞清不像来自金庸笔下的峨眉,反而更类似还珠楼主描绘的峨眉。

    李天剑快把这部长篇巨著读完,都没找到心心念念的师父,难免心情阴郁。

    他像往常一样,随手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人名,却意外发现输入法直接蹦出“楚瑞清”,跟前几天有所不同。他摁下回车键,望着网页上的内容,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便喜不自胜!

    管家礼貌地敲门,他将温水和药端入屋内,提醒道:“二少爷,该吃药了。”

    “戴上小丑面具,展开国王游戏,喧嚣的迷宫中,什么也听不清……”

    昏暗的屋内回荡着少女偶像的歌声,管家望着入神盯着屏幕的二少爷,差点没端稳手中的东西,直接将其扣在地上!

    李天剑的神情格外专注,甚至没回头看进门的管家。屏幕上闪烁着绚丽的灯光,或明或暗地映在他苍白的脸上,他的视线追着台上的人,丝毫不在乎外界。

    管家听着靡靡之音,不禁痛心疾首:二少爷终于在压抑中彻底变态,变成喜欢少女偶像的死宅??

百度搜索 峨眉派偶像 溜达网 峨眉派偶像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峨眉派偶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江月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月年年并收藏峨眉派偶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