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韓娛之允諾一生小說幾個女主 第八章 改觀

“父親是什麼?呵呵,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久違的稱呼。一年到頭能喊上十次都算頂天,從小到大我是媽媽帶大的。”秦明回憶起小時候。

“雖然難過可好歹過了十多年,今年,爸媽突然離婚,我判給了父親。他被調往總公司,我必須跟他來韓國。所以,我離開媽媽,離開了我的初戀,不對,應該說是我暗戀的女孩子吧。就這樣來了韓國……”

“好了。”秦明轉頭看著允兒,邊說便起身,“故事就是幾句話,沒什麼特別。聽完就回去,天氣很冷別感冒了。”

現在韓國已經很冷,穿著厚重羽絨服的大有人在。而允兒衣著單薄,女藝人確實就沒有知道冷的。這樣的天依舊穿著方才錄節目時的單薄衣裳。

很簡單的幾句話簡要地概括了全部,可允兒卻皺眉。事情哪是這麼簡單,家庭的變故哪是幾句話就能清晰描繪出的。秦明的遭遇如果真的如他所說的那麼輕描淡寫,他會變成一個不良嗎?

“嘩啦。”

秦明的外套落在允兒的身上,他再次坐下。

“回去吧,那輛車應該是你的吧?別讓人家久等。”回過神的秦明注意力集中,一下子就現停在不遠處的車子,方才失神才讓他沒有現這些。

厚重的外套還帶著秦明的體溫,濃郁的男性氣息包裹全身,允兒瞬間覺得很暖和。

“唔,三個問題。問完我就回去。”允兒認真地伸出三個手指。

“問。”

“第一個,你的初戀,是不是就是那天你素描畫的女孩子?”允兒問道。

“嗯。”

“第二個,你為什麼突然掛你媽媽的電話,和她離婚有關係嗎?”允兒這個問題比較尖銳。

秦明皺眉,眉頭剛一皺允兒馬上道“別皺眉,是你自己答應我問的!”

秦明猶豫片刻“嗯。”

“最後一個問題,那天你為什麼要打人!”允兒盯著秦明的眼睛,這個才是她最想問的。

秦明微微錯愕,他還以為允兒會問他關於父母離婚的具體事情,沒想到竟然是這個。他之所以皺眉就是不願意透露這方面的隱私,沒想到允兒竟然不問。

允兒很聰明,一眼看猜透秦明的錯愕因為什麼“是不是你以為我要問你更深層次的問題?”

“……”秦明沒回答。

“悶木頭。”允兒嘟囔,“快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

秦明視線轉到空中明月“因為我看見他欺負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側臉很像她。”

“她?”允兒很快恍然大悟,是初戀嗎?原來是這樣啊……

秦明今天一系列的作風讓她覺得他是不是沒那麼壞,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自己太過於主觀的認定事情的情況。正是存著這個微小的念頭她才跟了過來,問了她最想問的這個問題。

允兒聽了秦明的回答臉上出現了笑容,第一次在秦明面前出現笑容。

回頭間秦明一呆,心頭一窒。她笑起來,還真的好看。念頭剛一出現秦明立刻轉頭不再去看。

“那,後面你又為什麼要打kai?”允兒又問。

“這是第四個問題,我沒義務回答。”

“呀,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呀。”允兒微嗔。

秦明瞧了眼允兒還是回答“你說的是那個在前面礙事的人嗎?”

“嗯。”

“純粹是看他不爽。”

“……”允兒。

果然,還是不良。允兒心中好不容易出現的好感一下子又沒的差不多。

“哼,沒救的傢伙,我走了。”允兒氣呼呼起身小跑走開。

“又怎麼了?”秦明無語。

然而……秦明臉上沒有方才那麼緊繃,允兒一攪和,心情反倒沒那麼差了。

允兒上車氣呼呼地“歐巴開車,我們回去。”

泰妍困得都快睡著,看到允兒回來便問道“怎麼回事?”

允兒沒好氣“無病呻吟,管他呢,我們回去。”

“無病呻吟?”泰妍聽到允兒的措辭不由笑出聲,“到底怎麼回事?”

“唔……”允兒想了片刻,“反正就是……家裡有事,沒事找事,本來沒事,非得搞事,最後出事,然後,無病呻吟。”

“噗嗤,什麼啊?”泰妍讓允兒一搞笑睏意全無。

“讓那個傢伙氣的。”允兒哼聲。

“不過……”泰妍看著允兒,“你看上去要放鬆很多。”

“什麼放鬆很多?”允兒迷惑。

“我們錄節目的時候你臉色很不好看,一副繃緊弦的感覺。現在的話感覺很輕鬆。”泰妍笑道。

允兒一怔“是嗎?”

“是啊。咦,你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