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 護眼
加入書架

黑麥奇案書籍 第十四章

<h2>1</h2>

尼爾警督瞪著馬普爾小姐差不多十秒鐘,完全摸不著頭腦。他的第一反應是:這老太太是老糊塗了吧?

“黑畫眉?”他重複道。

馬普爾小姐使勁點頭。

“是啊。”她答道,然後朗誦起來: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用一口袋黑麥,

把二十四隻黑畫眉烘進餡餅裡。

一切開餡餅,鳥兒就開始歌唱;

這不就是獻給國王的大餐嗎?

國王在賬房裡數鈔票,

王后在客廳吃麵包和蜂蜜

女傭在花園裡曬衣服,

一隻小鳥飛來,叼走了她的鼻子。

“老天啊。”尼爾警督說。

“我的意思是,每一點都吻合,”馬普爾小姐說,“他的衣袋裡不是放了黑麥嗎?有份報紙上這麼說。其他報紙只說是穀物,那就有很多可能了。比如‘農民之光’或者幹玉米片之類的早餐食品——甚至玉米粉——但實際上是黑麥沒錯吧?”

尼爾警督點點頭。

“那就對了,”馬普爾小姐得意地說,“雷克斯·弗特斯科。‘雷克斯’有‘國王’的意思。在他的‘賬房’裡。弗特斯科太太是‘王后’,‘在客廳裡吃麵包和蜂蜜’。所以,兇手當然要在可憐的格拉迪絲的鼻子上夾一個晾衣夾了。”

尼爾警督說:“你是指整個案件都是瘋子乾的?”

“唔,不能急著下結論——但這的確很古怪。反正你一定得查查黑畫眉。肯定和黑畫眉有關!”

恰在此時,海伊巡官急匆匆跑進來:“長官。”

他一見馬普爾小姐就不說話了。尼爾警督恢復了常態,說:

“謝謝,馬普爾小姐。我會去調查。既然你關心那女孩,就麻煩你看看她房間裡的遺物吧,馬上讓海伊帶你去。”

馬普爾小姐領會了這一“逐客令”,顫巍巍走出去了。

“黑畫眉!”尼爾警督小聲嘀咕。

海伊巡官瞪大眼睛。

“海伊,有什麼事?”

“長官,”海伊巡官又著急起來,“看看這個。”

他拿出一個裹在髒手帕裡的東西。

“是在灌木叢裡發現的,”海伊巡官說,“有可能是從某扇朝後院的窗戶丟出去的。”

他把東西倒在警督面前的桌上,警督俯身細看,不禁有些激動。那是滿滿一罐橘子醬。

警督一言不發地審視著,表情木然而呆滯。其實這意味著尼爾警督的想象力正在高速飛馳,活生生的影像正在他的腦海中上演。他看見一罐新的橘子醬,看見一雙手小心地掀開蓋子,看見橘子醬被舀出一小勺,拌上一點紫杉鹼再放回罐子裡,撫平表面,又小心地蓋上蓋子。他在此打住,問海伊巡官:

“他們沒把橘子醬挖出來放到小瓶子裡?”

“沒有,長官。戰爭期間物資短缺,習慣了整罐端上去,後來就保留下來了。”

尼爾嘀咕著:“當然,這就更方便了。”

“還有,”海伊巡官說,“弗特斯科先生是唯一一個會在早餐時吃橘子醬的人(珀西瓦爾先生如果在家也會吃)。其他人吃果醬或蜂蜜。”

尼爾點點頭。

“嗯,”他說,“這就很簡單了,不是嗎?”

片刻後,他腦中又浮現出一幅畫面。早餐時間,雷克斯·弗特斯科伸手拿過裝橘子醬的罐子,舀出一勺,抹在奶油麵包片上。簡單多了,這可比在他的咖啡杯裡動手腳簡單得多、風險也小得多。幾乎是萬無一失的下毒高招!然後呢?又過了片刻,另一幅不那麼清晰的畫面出現了。另一瓶橘子醬被挖出相同的分量,用來偷樑換柱。接著是一扇敞開的窗戶,一隻手伸出來,將罐子扔進灌木叢。誰的手?

尼爾警督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

“好,這當然得拿去做鑑定,看看裡面有沒有紫杉鹼。不能急著下結論。”

“是的,長官。說不定還能發現指紋呢。”